Social Icons

twitterfacebookgoogle pluslinkedinrss feedemail

Thursday, March 15, 2012

火车

从家到学校,长长的路,长长的火车,长长的时间,常常的等待,常常的幻想,常常的疲倦。从窗外的春光旖旎,到中途的烟雨濛濛,再到下站的阴云冷风。
一路感受着周遭变幻的一切,一切在时光的流中淌着。

听着歌,伴着雨滴拍打车窗的声响,火车的隆隆声,还有过隧道时的一种特别的呼啸声,因为那仿佛让我短暂地存在属于山的某个秘密地 方,或者幻想着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用超光速将我抛到另个时空。

温度从阳光的橙黄降到了只剩声音的透明。

Mp3的后退键坏了,好像出发前就这样了,没有任何征兆与说明。

只前进的歌,正如只能一直往前走的我。

当想歇一下,有暂停键可按,想后退了,却所以键便失灵了,正如没有后悔药吃,什么都不能倒退,错了的,对了的,好的,坏的,时间是那么真实,就那么向前走着,不管我跟不跟得上脚步。

然而又发现一种迂回的方法,就是退出键,退出再重新来。相比一直无奈地让它按我不想的方向往前,这确也不失为一个折中之法;因而效率也随之折中了。

生活中的后退键好像没有,退出键也很少,按后退键是需要机会的,而按退出键是需要勇气的。最好的是选对音乐,让它自由而随性地一直往后播着。。

途中一个地带有一种长的很像蒲公英的树,很是喜欢,途中的寂寞仿佛化在了这样的意外的感动中。席慕容有一首诗叫开着花的树,很美,而像花的树也很美,让人不禁感叹造物主的功力,美化世俗生活的功力。

遥远的天际,起伏的地平线,柚黄的荒草,夹着几块田地的青绿,那种树自然而然地开在了其中,一切生动了起来。想起有一种唯美风格的电影总有这样一个场景,只有一棵树,一个凳子,简洁而悠长。某个故事在这里开始,发展,结束。

随着天色的变化,树也远远地被染上了玫瑰红加淡紫色的光彩,然而形状还是蒲公英的样子,起风了,那些细细的枝桠会被吹散到何方呢?很有“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随风逐流转,此已非常身”的意味。

大多的树都是始终不移动位置的,脚下的土地是它一辈子的,而这种树给了我这样的想象。它有了蒲公英的神韵,火车在行驶,白云在飘动,风儿在游动,它也在移动。

有人说过,时代的风将他和一些人吹向了四方,散了。这样的风也将我们和很多人吹散了,方向变得不同,运命也不同,或枯萎,或盛开,曾经聚集的花叶,飘散各方,然后落在某地,生根,成长,最后长成千万朵容颜不同的花,再次相聚。离散颇多,聚会亦不少,如一次次孤独的远行,一个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这样的人生,应该是不会遗憾的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ere Broken Heart Goes

My Social Network

Translate This

About Me

My Photo
Live to love and love to live. The motto that I held on my entire life. Just a regular guy who loves what I am passionate in life. A song writer and producer. Living life on the move. From Malaysia to The States, New Zealand to Singapore. With the companion of great people in life. In and out from the music industry. Taking everything one step at a time. 
Eric believe what Eric says~ Cuz Eric is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