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Icons

twitterfacebookgoogle pluslinkedinrss feedemail

Thursday, January 17, 2013

似水流年,匆匆一瞥

坐在窗前,窗外吹进来的风很大。一边听着从音箱流淌而出的,一边托着腮发呆。

再过几天,就要开始新的生活。这个“新”到底蕴含多少层意思。我,不知道,只能是听天由命。路,终究是要去走的,除非你长了一双翅膀。思绪很混乱,如一堆打结的麻绳,无论费多大气力去理清,结果仍是愈来愈乱。

起风的夜晚,总是把人勾回过去,浮现在眼前那些已逝的东西。包括人。

如果人可以像机器那样重修升级,我想在我的维修清单里这样写:

把伤感统统去掉,换上没心没肺;

把复杂、悲伤、抑郁全部清理,剩下简单即可;

添加失忆、快乐、若荷依水等功能;

把过敏、体弱加强升级。修复失眠、烦恼...等。

我一直都在混乱中生活,如一堆打结的麻绳,无论费多大气力去理清,结果仍是愈来愈乱。

头脑清醒,便已难得。我渴望清醒,清醒地告诉自己——前路遥遥,人生这趟一去不返的列车终究能否到达最后的终点,仍未可知。

我大概便从未清醒的。嗟叹孤影自许,却总有一二人陪着;唏嘘韶光易逝,却不知每时每刻都在迈向死亡。我该知足,是的!我该知足。自足常乐,就如我常说的,你若问我什么是幸福?我会告诉你:“每天看见母亲的笑容,每天看见初升的太阳。”一路洒泪,一路歌吟,我走过了许许多多陌生人的门前,踏过不相识的台阶,我应该明白——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我没有太多的朋友,但应该清醒地告诉自己,那些一同经过的人,让我在自己这岁月的小小天井里,默默看着他们的光亮在黑暗中迸发的光,指引着我一路前行。

我,真的,不想如此伤感!


我希求我能快乐地投入一份感情,在其中获取自信的源泉。然而,在现实与想象那狭小的缝隙中,我大口喘气,窒息一波一波盖过孱弱的呼吸;我想努力地去爱一个人,对他好,照顾他,彼此取暖。然而,我却一次又一次被现实击倒,在地上匍匐挣扎时才看清眼前一切的真实可触,不是曾有的想象与幻境。

“我真应该在促狭的小小天井中孑身一人?”

我读张爱玲,我哭;我读三毛,我哭;我读杜拉斯,我哭。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安抚我的情绪。我不应该对“抑郁”心存悲悯,早应在它诞下之时,便把它扼杀在襁褓之中。我到底是自作孽,自受罪。

我多想,让我心爱的人。懂得我心思纯净,让他看见,我多么地在意,我们小小脆弱的感情。

明了,明了。可是,我不够强大,吞咽不了如此剧痛,咀嚼不了如此伤怀。我只想,在我嘘唏时有人在我后背轻轻抚拍。谁或者谁,在多远的地方,如我般坐着,也铺开宣纸,用墨在上留下片字耳语,蕴开层层惦念。

打开某篇日志,看着某月某日自己给自己写下的一句——不坚强,软弱给谁看?

你,能看到,我今日留下的字吗?若无,没有关系。因为:

“不一定非要一起走到最后。某一段路上对方给自己带来的郎朗笑声,那就足够了!”

这是今晚,我最美丽的期许和抚慰。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ere Broken Heart Goes

My Social Network

Translate This

About Me

My Photo
Live to love and love to live. The motto that I held on my entire life. Just a regular guy who loves what I am passionate in life. A song writer and producer. Living life on the move. From Malaysia to The States, New Zealand to Singapore. With the companion of great people in life. In and out from the music industry. Taking everything one step at a time. 
Eric believe what Eric says~ Cuz Eric is God~